可信网站 可信网站

版权所有:唐山市HAHABET医药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河北省唐山市路北区祥荣里小区标准化菜市场3层  网站建设:
邮 箱:tstianyuyiyao@126.com 电 话:0315-2312548/2011761 投诉电话:0315-2011726   

资讯分类

>
>
>
中国何时才能拥有自己的“阿司匹林”

中国何时才能拥有自己的“阿司匹林”

浏览量

“中国30多年的改革开放,各行各业都在飞快地追赶世界水平。然而,医药产业却是个长期停滞不前的特例,或许其不堪程度只有中国足球能比。”在艾得辛全球首发会上,先声药业集团董事会主席任晋生说。在这样的场合,任晋生的话不禁耐人寻味。

中国的制药企业有5000家之多,在当今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制药业能与这个数字匹敌。另外,中国已经成为医药原料药的出口大户。在全球2000多种医药原料药产品中,中国不能生产的种类寥寥无几,其产量更是早已位列世界次席。其中,有几十种化学原料药中国在国际市场上还颇具竞争力。

然而,这种情况却丝毫不能让中国医药真正昂首挺胸。事实上,以散、乱、小为特点的中国医药产业在国际上的角色相当尴尬,被称谓“拾人牙慧者”——97%的产品都是仿制的,很少有自主研发的新药。如果有人问中国一家药企老板,“您的产品中哪一种在研发时跟安慰剂进行了比较?”他很可能会羞愧得无地自容。因为中国药企干得最多的是改包装、改剂型和广告攻势,实验室的活儿基本“我不与闻”。

为什么中国药企甘愿如此熊样?除了实力不济外,动力不足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对于任何一个研发机构来说,一个药的创新都是艰难的,不仅意味着大量的资金,而且还要经历一个漫长的过程。10年,10亿美元,这是重量级新药从理论走向市场必须的投入。这对大多数中国药企而言是不可承受之重。况且,很多时候,这么巨大的投入换来的也许仅仅是“此路不通”。据剑桥药物研究所的统计,由于药效、代谢和不良反应等方面的因素,在一个新药的研发费用中,有近70%是打了水漂的。

当先声药业负责艾得辛项目的李小敏喜极而泣时,重庆啤酒却正在喝下自酿的苦酒——被炒作了13年的乙肝疫苗项目基本失败。资本市场首先发难。重庆啤酒的股价经历了惨烈的下跌,从83元一路狂泻至21元。正反实例同时出现,似乎在告诉人们,对于创新的慎重确实不是没有理由的。历史上,一些优秀的药企,正是因为一项药品的研发失败,就走向了末路。

然而,仿制成风却另有隐情。中国药企小富即安思想严重。做仿制虽然仰人鼻息,但是却也能活得舒服,没有风险。加上中国药品审批机制给予了他们腾挪的空间。我们常常看到,研发做得好不如广告打得多。这让中国的药企老板乐得“公关为王”。中华医学会中华风湿病学分会副主任委员鲍春德在会场上大声反问道:在日本,一家药企不创新就会很快被淘汰,可是在我们这不是如此。如果它靠仿制就能生存,它为何还要走创新这条险路呢?

当然,外围的环境现在也是不如意。近些年来,人们对药价虚高积怨甚深,不免“泼脏水泼出孩子”。可是,如果没有高额的利润,不可能弥补巨大的投入;如果创新只是亏本。那谁又会去做傻事呢?阿斯利康副总裁兼亚洲及新兴市场研发负责人杨青称,“为了创新的繁荣,我们需要一个允许我们这么做的环境。创新与实施密不可分。如果新技术的创造、销售或运用得不到激励,创新便会停滞不前。”

无论内外环境如何纠结、艰难,中国工程院院士刘昌孝却始终怀抱一个梦想不放——中国的药企要发现像阿司匹林那样100年兴盛不败的药物。“对于中国医药产业来说,艾得辛是一个新的起点,然而,我们要走的路还很长很长。”